行业资讯时刻了解最新资讯

行业资讯印章知识

他守护国宝印泥秘方半个多世纪!

2021-05-05
2021年是高式熊先生诞辰百年。刻章
近日,“纪念高式熊诞辰100周年——高式熊遗作展”在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展厅举办。
这位居住在静安区四明村的书法家,与静安有着难解难分的缘分。而他与张鲁庵,也使得二十一世纪初的静安区,拥有了第一个获得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响亮品牌——“鲁庵印泥”。

走进位于上海市静安区石门一路15号,大门口一块“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——鲁庵印泥制作技艺传习所”标牌特别引人注目,似乎在向前来参观者叙述“鲁庵印泥”半个多世纪的风云掌故。



高式熊题字国宝鲁庵印泥

环顾屋内,玻璃柜台内的印泥制作工具一应俱全,呈现出这里的“鲁庵印泥”乃国家级魁宝。客厅巨大屏风的背面是“鲁庵印泥”发明者张鲁庵先生的巨幅全身画像,一侧墙面上张贴着高式熊的简介。步入二楼大客厅,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张装裱好的四尺整张拓印人像画,这是西泠印社社员黄尝铭教授题书“鲁庵印泥治理印象”钤拓印象系列作品。全图钤拓橫四十八印,竖七十二印,计三千四百五十六枚印章(单字一公分),用十五种不同明暗层次的印拓构筑成一整幅张鲁庵先生治理印泥图。细看数千枚印章,分別刻有“真善美”“福禄寿喜”“吉祥和乐”“富贵安康”等印文,整幅作品可谓惟妙惟肖。大客厅四周墙面上挂满了中国书法家协会原主席沈鹏的题字“国宝鲁庵印泥”,以及其他一些名家题字的书法作品。

01

秘制印泥

张鲁庵(1901年-1962年)生于浙江慈溪马径村,张家世代为商,张鲁庵继承家业,是杭州私营企业“张同泰药店”的第五代传人,也是最后一任老板。

上海自开埠百年来的十九世纪中叶到二十世纪中叶,各地文化名人迁徙于沪,带来了各地的文化精髓,由此逐渐形成了“海纳百川”的海派文化基因。而地处上海市中心区域的静安区,则是文化名人云集的核心地带。近百年前的1926年,张鲁庵从浙江赴沪,便居住在上海市静安区余姚路134弄6号。

作为中国传统的手工艺品——朱砂印泥,自魏晋南北朝起,迄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。张鲁庵格外喜好金石篆刻,凡国内珍稀印谱、印章及相关印学著作,不惜重金悉数收藏,数量之多,品味之高,可谓集印谱之大成者,时称“海内第一家”。由于在印学领域里的出众才华,且有多种编撰行世,张鲁庵成为了西泠印社的早期社员。



出于对印谱收藏的喜爱,张鲁庵一直执着于高质量书画印泥的研究和制作。为打破当时印泥市场的垄断局面,张鲁庵整合各家印泥之长,力求打造出一款精品印泥。他坚持选用最好的产地原材料,制作上品的印泥。为此,张鲁庵还特聘留洋归来的物理、化学方面教授,用科学的化验方法探索各家印泥配方之奥秘。经过十多年成百上千次的不断试验,以朱砂、蓖麻油、艾绒三种主要配方原料进行印泥的制作,以最佳搭配比例将有关辅料加以合理添加,并把53种较为成功的配方加工制作方法作了详细记录。

张鲁庵在耗资高达数万银元之后制作成功的“鲁庵印泥”,在技艺上精益求精,一丝不苟,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质量标准,为书画印坛同行创制出了具有“印色鲜艳雅丽、质薄匀净、细腻而粘稠,热天不烂、寒天不硬、永不褪色”的效果,时有“一两黄金一两泥”之称。著名画家吴湖帆、张大千、唐云、贺天健以及书法篆刻名家高振霄、王福庵、陈巨来等,皆为“鲁庵印泥”的忠实拥趸。民国时期的书画家们为高质量的“鲁庵印泥”精品所折服,捧为拱璧,由此,以善制印泥闻名遐迩的张鲁庵,与京城制泥高手徐正庵共享“南张北徐”之“两庵”雅誉,其影响力及至日本、韩国及东南亚地区。值得一提的是,半个多世纪后的2011年3月,应中国台湾中华篆刻学会理事长黃尝铭邀请,“鲁庵印泥”第二代传人高式熊携第三代传人李耘萍赴祖国宝岛台湾,作“印泥文化与鲁庵印泥”专题演讲及座谈会,反响热烈。



新中国成立后,“鲁庵印泥”成为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、上海博物馆、上海图书馆等部门鉴定书画印章的重要依据之一。

02

传承印泥

高式熊(1921年4月21日-2019年1月25日),出生于浙江宁波鄞县水凫桥1号,名廷肃,字式熊,号羽弓。为西泠印社名誉副社长,上海市文史馆馆员,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,上海市书法家协会顾问,“鲁庵印泥制作技艺传习所”所长,上海民建书画院院长,棠柏印社社长,上海市静安书法协会会长。

高式熊自小就到上海和父母生活在一起,几年后便住进静安区文化名人聚居地——四明村。高式熊的父亲高振霄人称高太史(晚清进士,翰林院编修,国史馆协修),他没有把儿子送入学校,而是自己亲自授课,并要求儿子像考状元一样学四书、五经,把《说文解字》读熟读透。年轻的高式熊把《说文解字》里的每个篆书字体通写了数遍,由此打下了坚实的篆书基础。



高式熊与父亲高振霄

勤奋好学的高式熊酷爱书法,喜欢印谱,他背着父亲偷偷学篆刻。在大名鼎鼎的赵叔孺引荐下,21岁的高式熊认识了张鲁庵。面对张鲁庵悉心珍藏的400多种印谱、4000多方钮印章,青年高式熊欣喜若狂,如同沉浸在印谱的海洋之中。在张鲁庵无私的指教和倾情的付出下,高式熊经过自身刻苦专研和孜孜不倦地探索,篆刻水准迅疾提高。他常常跟随张鲁庵参加各种书画篆刻活动,对不太熟悉的篆刻流派及名人印章,张鲁庵予以一一讲解印章风格和独特之处,并将初出茅庐时龄20岁左右的高式熊引荐给篆刻名家们,为此,高式熊受益终身。

1947年重阳节,高式熊随王福庵、丁辅之离沪赴杭,参加西泠印社四十周年庆典活动。经王福庵、丁辅之提名推荐,高式熊成为民国时期最年轻的西泠印社社员,时年仅27岁。翌年秋,张鲁庵与秦康祥筹备发起由王福庵作序,高式熊篆刻的《西泠印社同人印传》史料性印谱创作设想,共计印章220方,为西泠印社同人每人刻一方姓名章。年轻的高式熊看到张鲁庵无偿搬来一箱箱上品印石供他篆刻之用时,甚为感动。半年后《西泠印社同人印传》印谱问世,在印坛传为佳话。印传仅拓了一部,交社长张宗祥,捐存于西泠印社。



高式熊遗作展展出的篆刻作品

(图片来源上海书法家协会)

1953年,33岁的高式熊为张鲁庵整理编写了《鲁庵所藏印谱简目》并作跋记。两年后,高式熊参与了由张鲁庵发起筹备的篆刻印学社团组织——“中国金石篆刻研究会筹备会”。之后,高式熊又参与了极为重要的篆刻活动——《鲁迅笔名印谱》(亦由张鲁庵组织发起)。高式熊与张鲁庵亦师亦友,忘年之交形同知己。

在与张鲁庵的交往中,高式熊对“鲁庵印泥”的制作工艺也渐渐产生了浓厚兴趣,因为印泥制作过程非常奇特,是由研朱、搓艾、制油三个主要工序所组成。除了用料讲究之外,特定的配方需要特定的制作技艺。高式熊对“鲁庵印泥”倾注的感情和经历由此长达六七十年之久。可以说,“鲁庵印泥”得以繁衍生息至今,是张鲁庵传授于高式熊之后又得以传承和研发的智慧结晶。张鲁庵选择高式熊作为重要的传承人自在情理之中。

高式熊常常向他人诉说起张鲁庵的无私精神,张鲁庵生前曾告之他:“我藏品之多但不归我一人所有,以后要全部捐献给国家,归国家所有”。

高式熊多次表示也要向张先生那样,把一切献给国家、献给组织、献给社会、献给人民。只要街道公益服务需要,他有时会兴奋地通宵赶写许多作品,第二天骑着三轮车,插在上面的一个个圆形晾衣架上挂满了书法条幅,一路上浩浩荡荡骑向街道,全部免费赠予。当他所在的上海市静安区书法协会搞书法展缺少资金时,他二话不说把自己的书法作品托人卖掉,把费用捐献出来。



笃信善道



高式熊篆刻作品

道之以德

1962年4月18日张鲁庵病逝,高式熊与张家一起,为张鲁庵藏品捐献之事而奔波。同年10月11日,整整一车的张鲁庵藏品运抵杭州,捐赠给了西泠印社,计历代印谱433部,共2000多册,名贵印章1524方。其中37部印谱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,347部印谱被定为国家二、三级文物,1109方名贵印章被定为国家二、三级文物。西泠印社以张鲁庵斋号“望云草堂”之名特辟专室予以珍藏,时任西泠印社社长张宗祥为此亲笔书额并跋,以示永志。同年12月,在新中国成立后西泠印社召开的第一次社员大会上,高式熊代表张鲁庵家属上台发言。《人民日报》等媒体对张鲁庵捐献之事予以了报道,全国书画篆刻界为之轰动。

现任西泠印社副社长兼秘书长陈振濂在高老生前时曾写道“在西泠印社百年史中,张鲁庵捐献印谱与古印,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……是为西泠印社的社藏作了奠基式贡献,有不少是极珍贵的孤本绝本;而印谱数量如此之多,又堪称是创造了一个历史记录。可以说,在近代以来百年内张鲁庵的印谱收藏称得上是独一无二,足以作为镇馆之宝”。

1963年10月25日,西泠印社六十周年庆祝大会上,高式熊当选为西泠印社第一届理事会理事。1983年,在西泠印社第三届理事会上,他当选为副秘书长。之后又当选为西泠印社名誉副社长。

上海市文史馆沈祖炜馆长在所撰的《莫道桑榆晚,为霞尚满天》一文中这样评价高式熊的艺术人生“他兼擅行、楷、隶、篆,名扬四海,是位精通书法之道的高人圣手。他的篆刻技艺,前追古贤,后启来者,筑起当代篆刻艺术的又一高峰。他的铁线篆书,特别引人注目,常令赏者啧啧称奇。他将书法和篆刻有机结合,金石之气十足,以致笔力雄健,规整清丽,厚朴典雅”。

1995年,在高式熊75岁生日之际,《西泠印社同仁印传》由上海朵云轩原石精拓出版发行,至此,这本静静躺在西泠印社近50年秘而不宣的珍品本,终于由百年历史的“朵云轩”正式出版了。

为弘扬“鲁庵印泥”制作技艺独特的文化内涵,更好地为书画家服务,为社会大众服务,上海市静安区文史馆旨在守护“鲁庵印泥”这份珍贵精神文化遗产,以“保护为主、抢救第一、合理利用、传承发展”为己任。2012年11月4日,“国宝鲁庵印泥制作技艺传习所”正式挂牌,特聘高式熊为首任所长,向社会公众免费开放,“鲁庵印泥”终于有了传承的固定场所。为了培养下一代印泥制作传承人,2013年9月17日,“鲁庵印泥制作技艺传习所工坊”在上海市五四中学内揭牌,印泥制作文化终于走进了中学校园。2017年7月,由文化部、教育部联合主办,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、上海市教委、华东师范大学联合承办的“印泥制作技艺”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研修班,走进华师大开班授课。高式熊晚年的人生大事基本上也都在“鲁庵印泥制作传习所”中得以传习,得以光大。

2016年8月,由上海市静安区文化局总监制、静安区文史馆策划的连环画《张鲁庵传奇》一书发行。同年11月,“国宝鲁庵印泥制作技艺传习所”“上海市五四中学鲁庵印泥传习工坊”联合编撰的《国宝鲁庵印泥制作技艺校本教材》出版发行,并拍摄《鲁庵印泥制作技艺》专题片。2017年3月5日至8日,“国宝鲁庵印泥制作技艺传习所”、上海市书法家协会联合在“朵云轩”举办“翰墨馨香写诗韵——金重光张鲁庵诗稿作品展”。2017年6月,《金重光书张鲁庵诗稿》出版发行。

03

捐献印泥

印谱印章、鲁庵印泥和印章刻刀,是张鲁庵先生特有的“三绝”。在印泥大师张鲁庵逝世50周年的2012年6月4日,静安区陕西北路600号名人名街展示馆举行了“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鲁庵印泥秘方捐赠暨传习所筹备启动仪式”。张鲁庵一生共研制了56个秘方。而目前唯一现存于高式熊手中的49号“鲁庵印泥”秘方,是张鲁庵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后期交给高式熊的,也是“鲁庵印泥”中最重要最有价值的一张秘方。高式熊与张鲁庵儿子、浙江大学教授张永敏一起(高式熊年轻时经常去张鲁庵家走访,张永敏10岁左右就与20岁出头的高式熊相识),把张鲁庵三四十年代斥巨资研发的“鲁庵印泥”第49号秘方捐赠给了上海市静安区文史馆。